与隔壁的少妇1    
汽車關門和開動的聲音把正在夢中和周公聊天的我叫醒,我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后拿起被子裹在身上后就向陽台跑去。 現在已經有八點多了,太陽光從透過窗子照在我身上。雖然有陽光,但是現在是冬天,窗戶上還是有很多的霜。我把窗子打開一道縫,然后向隔壁的陽台望去。隔壁的陽台果然就像往常一樣,正對著我這里的窗子打開著,而她正站在陽台上望著樓下的汽車一臉的冷漠,她好象不怕冷的樣子,只穿一件黃色的睡衣。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她,她站了一會雙手摩擦了一下胳膊就返回房間了。我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然后在五分鍾內完成了穿衣服、洗臉、刷牙、梳頭以及疊被子等一系列高難度的工作,然后我來到門口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著外面的動靜。當我聽到有關門的聲音后我立刻推門走了出來。 「趙姐,早啊。」我說著打了個呵欠,那樣子就像我昨天晚上工作到深夜一樣,其實我是很晚才睡,不過不是工作,是在上網。 「呵呵,都八點多了。」她笑著說,看著她的笑容我就感覺好像掉進了溫泉一樣,全身都說不出的舒服。 「是啊,吃早飯去嗎?」我問。 「嗯,你吃了嗎?沒吃我請客。」她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說,心里卻是激動異常。 我們一邊說笑,一邊走到樓下的小吃部吃東西,當吃完后我們都是主動的付帳,最后還是我搶先一步。 「又是你請了,下次不許和我搶了,不然姐姐不理你了。」她裝著生氣的樣子說。 「呵呵,好吧。」我笑著說。 我叫胡凱,大學畢業后感覺做什麽工作都沒意思,就在社會上遊蕩了一段時間,后來因爲有有一點文學才能,被一個盜版書商人看中,于是就開始了作爲網絡寫手的生涯。我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在家里寫東西,然后把寫好的東西通過e-mail交給那書商,后來我又擴大了業務,同時接了幾個書商的定單,一個月也有幾千的收入,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 我現在住的地方是家里的老房子,父母因爲在外地做生意所以就在外地買了房子,這個房子本來是要賣掉的,但是后來隔壁家搬來了她之后我就把它留了下來。 她姓趙,叫什麽我一直不知道,因爲是鄰居所以總會有點交往。她給我的印象就是很活潑開朗,幾次見面后大家就熟悉了,因爲她比我大三歲于是我就認她做姐姐。但是后來我經過多方面的打聽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我家隔壁的房子是被一個當地有名的企業家買下的,而她就是那個企業家的老板包的二奶。開始那幾天我經常可以看到那個所謂的成功企業家開著他的奔馳來這里,但是后來他來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了,一個月最多來上兩回,半年后的今天他是兩個月來上一回。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對趙姐十分的討厭,做二奶的女人大多是爲了錢,雖然說愛情是不分年齡的,但是我實在不相信她這樣的女人會心甘情願的和一個年紀可以做她爸爸的,而且有狐臭的有可能晚上睡覺打呼噜磨牙,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放屁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所以我認爲她也是爲了錢。可是后來我發現她經常一個人在陽台上哭,她本來長得就很溫柔,現在一哭更加讓人憐惜,這和她平時給人的開朗活潑的印象是完全相反的。 到了后來我就發現我已經喜歡上她了,而經過幾個月的摸索我找到了她生活的規律。平時是早上七點半左右起床,她起床后回去倒昨天的垃圾,然后回房間打開沖著我陽台的窗子,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八點多左右吃飯,她會出去吃。吃完早飯后她回收拾房間,然后出去走走,在回來看電視,中午自己吃飯,午飯后她回睡上一個小時左右,下午會起來洗澡,然后是上網。晚飯在七點準時。飯后在上網到九點,然后就上一看電視一個小時后睡覺。 如果她的男人來的話,她早上會起的晚一點,然后站在陽台上目送男人的離去。這些資料是我用盡各種方法才知道的,半年多她的習慣沒有改變,因爲是別人的二奶,所以根本就不會爲錢發愁。 「你現在去哪?」走出小吃店后她問。 「我要去銀行把這個月的生活費取出來,你呢?」我問。 「我當然是回家去了,收拾一下房間。」她說。 「好吧,那再見了。」我說著沖她擺了擺手。 「嗯。」她點了點頭,然后轉身向樓里走去。 我也轉身向大街上走去,其實我根本就不是去銀行而是去面包房取我定作好的蛋糕,同時又在花店里買了一束玫瑰花。因爲今天是她的生日。 知道她的生日完全是一個巧合,一次我們也是在一起吃東西,她付帳的時候身份證從錢包里掉了出來,我撿了起來然后迅速的看了一眼,把她的公曆生日記了下來。在后來聊天的時候我知道她過生日都是過陰曆生日,就這樣我在網上查了一下萬年曆,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我提前訂好了蛋糕。我想她男人昨天晚上回來大概也是因爲她要過生日吧。 我拿著蛋糕和鮮花回到家里,然后打開電腦把昨天的構思寫成了小說,至于寫的是什麽我自己都沒有注意。因爲滿腦子想的是她的事情。我決定晚上去給她慶祝生日,從我們這一段時間的關系來看晚上至少能和她來一個二人晚餐。 夜晚姗姗來遲,我找出了一套自認爲很體面的衣服穿上,然后左手拿著鮮花右手拿著蛋糕走到她家門前。 「叮冬……」我按響了門鈴。 「誰啊?」她在里面問。 「是我啊,趙姐。」我回答道,心里卻是跳個不停。 門開了,她穿著睡衣站在門口,「小凱啊?有事嗎?」 「生日快樂…姐……」我說著把花遞了過去。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