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隔壁的少妇2    
「啊?你怎麽知道是我生日?」她驚奇的問,同時伸手把花接了過來。 「秘密。」我說。 「快進來……」她說著把我拉了進來,然后關上了門。 我走到她的客廳一看房間里的擺設很簡單,客廳里只放了一張大床和兩個單人沙發。在角落里放著一個櫃子,上面是電視機,旁邊還有一台電腦,電腦旁邊放著一個花瓶,里面是放著一束百合花。她拿著我的花走了過去,把百合從瓶子里拿了出來放在一邊把紅玫瑰插了進去,然后聞了一下。 「小凱,你怎麽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她說著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 「那天從你身份證上看到的,你說你只過陰曆的生日,于是我就想到是今天了。」我說。 「謝謝。」她說,我發現她眼眶里好象有淚水在轉動,「哦,等一下,我去炒菜,今天就在這吃吧。」說完她向廚房走去。 「姐,不用太麻煩了。」我說,但是心里卻巴不得她多做幾個菜。 很快菜就弄好了,她把桌子般到了客廳里然后又拿過兩個椅子,我發現桌子上還有一瓶酒,酒瓶是寫著「金綿竹」三個字。 菜都端了上來,然后坐在我對面。 「姐,不用太麻煩,隨便點就好了。」我說。 「呵呵,那怎麽可以啊,我要謝謝你能來幫姐過生日。」她說著便把酒瓶打開,先給我倒了一杯,然后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這酒的味道很香,我舉起杯子,「姐……生日快樂,先干這杯。」我說。 她也舉起杯子,「謝謝。」 說完我們把杯里的酒都喝了進去。 「咳……咳……」這酒聞著香,喝著就不是味道了,我咳嗽了幾聲。 「哈哈,小凱你酒量不行啊。」她說著給我夾了點菜在碗里。 我的酒量雖然不行,但是勸酒的本領還是可以的。怎麽說我也是個寫文的,肚子里還是有點墨水的。我故意說了很多好笑的話,她在大笑的同時我就趁機給她倒酒。所謂酒后吐真言,我想知道她對我的態度如何。 她的酒量果然不小,眼看這半瓶白酒都下去了,她還沒有什麽大變化,只是臉有點紅而已,但是卻給她增添了一份特殊的妩媚。而我因爲喝了小杯的白酒已經有點頭暈了。 「啪!」正在我不知道該做什麽的時候她的杯子忽然掉在地上。 「哈哈哈哈………杯子破了………」她笑著上,一看這我就知道她是醉了。 「姐!你沒事吧。」我說。 「呵呵,姐姐真笨啊……」她說著站了起來,然后把椅子拉到我的旁邊,還沒等我說什麽她就拉住我的手,「小凱啊……你……你有女朋友了嗎?」她的舌頭都伸不直了。 「還沒呢……沒…沒人喜歡我啊…」我說。 「不用著急…小凱你…你長的帥,一定一定可以找個又善良又漂亮的。」 「我……我要找和姐姐一樣漂亮的。」我說。 「呵呵,你真…真會說。可惜…姐姐命不好啊。」說著她忽然趴在我腿上哭了起來,看來酒精這東西的威力真是不容小看啊,居然讓一個女人說變就變。 「姐姐…怎麽了?」我摸著她光滑的頭發說。 她哭了一會然后擡起頭擦了擦眼淚,「哎……姐姐現在最恨的就是這張臉,告訴你吧,小凱……姐……姐現在是給人做小的,還……還不是因爲這張臉。」 她說完又趴在我身上哭了,不過這次不是趴在我腿上而是在我的肩膀。 她的鼻息噴在我的脖子上,熱乎乎的,我慢慢的擡起手來想要抱住她的腰,但是我又有點害怕,就在我躊躇的時候她忽然伸手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腰上,然后雙手抱著我的腰繼續在我的肩膀上抽泣。 「姐姐,不管你的臉是什麽樣子,我都會像以前那樣對你好的。」我說。 「什麽?」她聽到我的話后立刻擡起頭來望著我,眼角還挂著淚珠。 「我說……我……我喜歡姐姐你啊。」我鼓起勇氣說。 她看著我的臉,「那以后我要是變成醜八怪呢?」 「我一樣會喜歡你啊。」我說出了豪言壯語。 「謝謝你………」她說,眼淚又流了出來。 所謂酒壯雄人膽,我喝了點酒后膽子都大了,于是我慢慢的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她的眼淚順著臉一直燙到紅唇上,看上去讓人更加的憐愛。她的眼睛睜的大大的看注視著我的每一步動作。 到了現在我已經沒什麽可怕的了,于是慢慢的低下頭,然后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其實只是用舌頭輕輕的碰了一下她的嘴唇而已。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是我沒有想過的,就在我舌頭即將回到口腔的瞬間,她的舌頭卻緊隨而至伸到我的口里。 我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平靜下來。我們的舌頭用力的在一起交織摩擦著,一股股唾液帶著一絲酒精的味道不斷湧入我口中。 趙姐的手在我的后背上不住的撫摸著,我的手則很正經的摟著她的腰。 我們的嘴唇互相吮吸了半天,然后慢慢的松開了。我用舌頭將連在我們唇間的唾液絲線舔斷。 雖然只是接吻,但是我的心已經跳個不停了,再加上剛才喝了一點酒,我現在感覺身體就要炸開一樣,臉燙的可以燒開水了。 她站了起來,然后慢慢的把上衣脫掉。因爲房間里的暖氣燒得很熱,所以她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很容易就脫了下來。毛衣里面是一件半透明的內衣,透過內衣可以很清晰的看見她兩個葡萄般的乳頭。 我看的嘴唇發干,她笑著抓住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我可以感覺到她乳頭上的溫度。我輕輕的揉弄幾下后陰莖就傳來了警告。 我不等她脫下褲子,就把她拉到我身上,然后我用力的扯下她的內衣。 「呵呵,你怎麽這麽著急。」她笑著說,聲音已經恢複了正常,但是嘴里依然有很濃的酒味。 我吮吸著她充實、飽滿、圓潤的乳頭,她的乳頭在我的口中就好象一個剛才冰箱里拿出的葡萄一樣,清涼中帶著甜味。我越吮吸越有味道。 「嗯………」在我的大力吮吸下她發出了令我心動的呻吟聲,她的手在我的頭上撫摸中,就好象一個母親在撫摸正她的孩子一樣。 我的舌頭同她的乳頭充分的接觸,無數次摩擦后我吐出了口中的乳頭,然后在把頭埋在她豐滿的雙乳之間呼吸著她的味道。一股女人身上特有的味道混合著酒味以及輕微的口氣飄入我的大腦中,我的欲望之火幾乎要將我焚毀了。 她的手在我的頭和背之間來回的撫摩著,我的手則伸到她的褲子中不斷的深入,直到我遇到一從柔軟的體毛爲止。 「嗯………」在呻吟聲中,她慢慢的分開雙腿讓我的手指能更加的深入。 酒精讓我的身體發熱,同時也包括我的手指,所以我摸到她的雙腿之間后感到的是一分惬意的清涼以及絲絲的順滑。 兩片又濕又滑的嫩肉將我的手指包圍,那柔軟的的陰道口又不斷産生吸力,把我的手指吸到她的深處。 面對著如此的刺激我已經受不了了,我猛的站起來,然后把她抱起放倒在客廳的大床上。 當我們一起倒在床上的時候,她立刻瘋狂的撕扯著我身上的衣服,很快我們就赤裸相見了。我把她壓在我的身下,我的舌頭則在她的身上四處的遊走。此時我感覺到我的大腦已經情醒了少許。 當我來到她的雙腿之間的時候,我聞到的是強烈的味道,這味道讓我更加的清醒,我忽然發現桌子上有蒜泥,也不知道怎麽的我用手拿了一些塗抹在她的陰部。 看著蒜泥從她的陰唇之間流下的樣子我幾乎要發瘋了,這時候我忽然聞到了一陣陣奇異的香味,這味道是從她的陰部發出的,真是奇怪,怎麽剛才還是強烈的生理味道現在卻變成了這種異香呢,我爬在她的雙腿之間,一邊用手在她的陰道內輕輕的攪動一邊呼吸這香氣。 這時候她掉轉身體,然后張口將我堅硬的龜頭含在口中,用她清涼無比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面不斷的摩擦著,那種細膩的順滑的感覺,讓我幾乎射在她的口中。 我雙手按住她的頭,腰輕輕的晃動,陰莖不斷進出她紅潤的嘴唇之間。 「嗯………哦…………」她在嘴被我的陰莖塞滿了,所以只能從鼻子發出聲音,就是這樣含糊不清的聲音卻讓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她的雙手抱著我的臀,兩腮一動動的時而用力的吮吸,時而用力的吹。 「波…」她將陰莖吐了出來,然后用左手輕輕的套弄著。 她臉上的潮紅也已經褪去不少,看來她已經清醒了。 我看著她的面帶微笑的臉,心里是說不出的快樂。 這時候,她忽然也從桌子上的碗里抓過一把蒜泥塗抹在我的陰莖上,涼絲絲的很舒服。 我把她壓在身下,然后用雙腿分開她的雙腿。我的陰莖頂在她的陰部輕輕的摩擦,蒜泥在我們的中間起到了潤滑的作用。 摩擦了片刻后我把陰莖插入了她的陰道中,龜頭上的蒜泥也跟著沖了進去。 「滋……滋………」陰莖一進入后就如魚得水般的運動起來。 「啊………啊………啊………」她的聲音立刻增大了不少。 爲了防止被別人聽到,我立刻俯下身體用我的嘴唇將她的舌頭塞住,她的舌頭立刻在我的嘴里攪動起來,我貪婪的吮吸著她的舌頭。真想就這樣永遠的和她在一起。 她的雙腿纏在我的腰上,隨著我的抽插而不斷的起伏。我的手伸到我們身體之間玩弄著她被我壓扁的乳頭。 龜頭不斷的在她的陰道內運動著,才沖破了一層層的阻擋卻又被更多的嫩肉包圍。 我在她身上才抽動了一會,就感覺到了陣陣的倦意,她也一樣,剛才還是努力的配合我,現在只是聲音上配合而已。我決定加快進度,于是更加的用力了。 想到這里身隨心動,陰莖抽插的更加激烈了。 在我的強大的攻勢下,她受不了了,陰道在經過幾次收縮之后她就不動了,我也在猛烈的抽插幾下后將充滿激情的精液射到了她的陰道中。 射精后我從她的身上滾了下來,然后躺在她的腿上,用手撫摩著她已經模糊一片的陰部。我們的混合液體夾雜著蒜泥從她的陰道中流了下來。 此時我才感覺到酒精的真正作用,我都沒來得及體驗激情帶來的感覺就已經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當我一睜開眼睛,我看見的是她毛茸茸的陰部,以及沾著蒜泥的兩片嫩肉,此時陰莖上傳來的是陣陣的潮濕感覺,原來她正在用舌頭在清理我龜頭上的東西。 呼吸著她溫暖而又帶有異香的味道,我的陰莖再次有了感覺,我猛的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沒有給她說什麽的機會就瘋狂的插入了她的陰道。 一陣激情過后她躺在我的懷里,手摸著我的乳頭。 「小凱,哪天姐姐變醜了你還會喜歡姐姐嗎?」她依然是問著類似的問題。 「會的,姐姐。」我說著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我在她家里呆了一會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一進門我就躺在了床上,昨天發生的一切還在我的大腦中徘徊,但是此時我又有點擔心,她以后會怎麽做?繼續跟著那個男人,還是什麽。 當天晚上,當我再去她家的時候,她已經不在了,不知道上哪去了。這也在我意料之中,難道我們真的是兩個世界的人嗎? 回到自己家中我繼續寫自己的文章。 她不在我的身邊,但是我的日子還是要過的,就這樣過了十幾天,直到她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但是此時的她已經和往日的她不同了,衣服沒有變,變的是臉,她潔白的臉上多出了一道傷疤,一道很長很大的傷疤,從她的眼下一直到她的嘴邊。 「爲什麽會這樣?」我問躺在我懷里的她。 「我要離開他,就這麽簡單。」她看著我的眼睛說。 「那爲什麽要采取這樣的辦法呢?」我問。 「他喜歡漂亮的臉蛋,我家里又欠了他一大筆的錢,現在什麽都還清了。就這麽簡單。」她輕松的說,仿佛是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 「那……那他現在……?」我問。 「我已經和她沒關系了,那你以后會不會養我呢?」她摸著我的臉問。 「當然會了。」我也特別輕松的說。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