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为淫浪的两个人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极为淫浪的两个人


  江城的风景,一切的岁月,烟花,祭礼,江水,古城,从来没有消失的黑暗,但也从来没有散去的光明。白天是江城的光明岁月,夜晚依旧是江城的黑暗时代,只是比起曾经暗无天日的那个时代,这个城市,还有着希望。一个单身二十余年的母亲,却用自己的双手成为了江城的富豪之家。

  夜色阑珊之下,灯火肆意浮华。男人女人,有谁会刻意的去发现肮脏?

  在郊区的别墅中,周丽华站在地上,在她的脚下,跪着她的女儿周晓,母女生的极为美丽,但是同样她们也极为淫浪。两人一丝不挂,两对雪白的娇躯上面都是汗水。周丽华看着在脚下跪着的女儿,脸上的笑容中露着满意。因为有什么比一个奴隶女儿更好的呢。周晓此时忍着疼痛,她跪在指压板上,纤细的小腿上没有多少肉,腿型完美,这么一跪,指压板上的凸起直接咯在骨头上,疼痛,酸楚,这令她汗水淋漓,但是自己的母亲却又脚踩着她,非常用力的踩在她的背上。完全不顾细她的痛苦,或者就是想让她痛苦。刚刚被打肿的屁股在周丽华用力的践踏下,压在了周晓的玉足上。听着周晓因为疼痛而来的呻吟,周丽华更加兴奋,阴道里的跳蛋感觉更刺激了。

  一只玉手慢慢的抚摸到周丽华的肥臀。在臀上轻轻的捏着,周丽华最喜欢这样的玩法。而那双手捏的力道轻重合意,疼痛中又有些爽快。周丽华把腿从周晓身上放下,双腿分开,修长的双腿,紧致的阴道在灯光下若隐若现。身后的女子马上会意的跪着爬到自家母亲的胯下。女子修长的身段,此刻跪着爬着,好像是一只美女蛇。她是周晓的姐姐,周扬。有什么比一个奴隶女儿更好的呢?两个啊。两个美女此刻都在跪着。周丽华俯下身一看,便觉得心中无比畅快。两个淫荡的女儿,一个淫荡的母亲,每天晚上固定的淫艳游戏。

  周丽华蒙住两个女儿的眼睛,然后找个房间躲起来。而两个女儿,先找到她的,可以免除惩罚,但是没找到的,那就要接受惩罚。只是两个女儿必须脱光衣服,在阴道肛门中塞入跳蛋,之后开始跪着,一层层的寻找。所以,今天受罚的就是周晓了。

  而周扬和自己的母亲联手的鞭打妹妹的屁股,很快便打的红肿不堪。事实上,三人之间,打屁股是常有的事。周扬的脸轻轻的贴在地上,雪臀高高撅起,肛门中的特质肛栓,通体铁质的肛栓底下是个又长又大的肛塞,而上半截是一根粗大的假阳具,由于是铁质的关系,所以周扬必须用力的夹住自己的肛门,不然一旦掉下来,自己同样也要受到惩罚。而她看着妹妹那紧闭的肛门,不由的羡慕至极。由于高高翘起屁股的关系,那根假阳具硕大的龟头直接对着周丽华的阴户。而周丽华将跳蛋拿出来,示意周扬把跳蛋塞进周晓的阴道里。

  周丽华看着在自己身下,粗大的铁阳具在灯光下泛着神秘的光芒。她慢慢的分开自己两瓣紧闭的阴唇,穴内嫩肉鲜红,对着假阳具硕大的龟头,微微的坐下去。金属特有的冰冷感刺激着女人身上最娇嫩的肉穴,周丽华心神一荡。但是还是坐了下去,周扬一边用力的夹住自己的肛门,一边给自己跪在指压板上的妹妹塞上跳蛋。

  两根玉指轻轻的分开周晓粉嫩的下身,周晓的阴唇呈粉红色,两瓣嫩肉平常紧闭在一起,一旦情动之时,便会如同现在这样的微微分开,穴内的紧致嫩肉,收缩力强,本来在穴内有一股淫水,但是只会一丝一丝的流下来,除非用手,或者工具,否则她的淫水就只能这么轻轻的落下来。

  周扬将手中的跳蛋塞进周晓的下体,并且心满意足的在周晓下身揩油,啊呸,玩耍!额,算了,抚摸,爱抚。

  周丽华此刻把大女儿当成了胯下的阳具底座,在女儿的臀后不停的抽动,雪白的玉乳在空气中跳跃,宣告着自己的存在感,周扬现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受,但是很享受,臀后的美艳母亲在用自己的肛栓高潮,而随着周丽华的每次抽动,本就插得极深的肛栓似乎已经开始慢慢的往下陷了。周扬清楚的感觉的到,那个粗大的肛栓一点点的又进了自己的肠道,她已经想到了自己等会将肛栓拔出来的时候,肛门恐怕会变成一个大洞,而且,更有可能是母亲就那样捏着肛栓,疯狂的捣弄着,然后再拔出来。

  周丽华在享受着,周扬在享受着,周晓也在享受着。三个女人,共演的淫艳大戏。只是可惜,没有观众。 偌大的别墅中,只有三个女人的声音。周晓跪在指压板上,不敢有一丝的放松。阴道内的跳蛋震动频率很强,但是还是能够承受的,只是,随着长时间的跪姿,并且一动不动,周晓感觉自己的两条腿已经发麻,却也不敢扭动身子,只能说是继续在那里跪着等待周丽华的命令。

  周扬发现了这一点,一双手轻轻的捏着自己妹妹纤细的小腿,在她的腿肚上面按摩着。而沉溺在那根假阳具带来的快感的母亲,还没有发现这一点,不然她早就让周晓休息了,三个美人的身体好像连在了一起,三人之间的血缘关系,令她们所有人都疯狂,乱伦的禁忌,三个女人只能通过这样的一切来释放。

  三个女人,各有风情,三人娇媚的呻吟声在这个别墅里回荡,却没有一丝声音传到外面。周扬的存在,好像是维系着母亲和妹妹之间的纽带,母亲在自己的身后用自己肛门中的肛栓自慰,妹妹的一对玉腿也在手中,她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温度,她的双腿微微的颤抖,当下按摩的更加用心了。只是,自己母亲在身后的动作越来越快,周扬只感觉肛栓一点点的继续没入肛门,那种感觉,牢牢的顶在肠道转弯处,而一点点的推进,都是在肠道中最疯狂的挤压。白天工作了一天的劳累,此刻在这种羞耻的感觉之下,一点点的消失不见。面前是妹妹的玉足肥臀,粉嫩的肛门在两只玉足上面,因为跪着的关系,股沟大开,菊门紧紧的闭合着。粉红色的菊门,好似从未开启,但是只有周扬知道,自己的妹妹的肛门已经经过无数次的爱抚,各种东西的插入,只不过,总是只插入一根手指粗细的东西,其他的粗大的东西,统统没有用过。所以肛门保持着一直的紧致。

  母女三人都出落的美丽非常。并且各有风格。

  周丽华今年已经将近五十岁,但是看上去仍然像是三十多岁的美妇人,身上自然的诱惑感,在配上那一对高耸的大乳,浓浓的母性气息,撩动着每个男人的心脏。腰肢纤细,身段丰腴,可能是因为生过两个孩子的原因,但是臀部没有丝毫的下垂,仍然是与细腰一起,勾勒出惊心动魄的曲线。美艳的母亲,美丽的风情,两个女儿自然的继承了她的基因,还有她的淫浪。

  周扬今年二十五岁,身材修长,拥有一双修长的美腿。臀部挺翘,容貌秀丽,经常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种浓郁的知性感扑面而来,白嫩的身子,肌肤如雪,在黑框眼镜的衬托下,本就白皙的脸蛋又白了几分。一对杏眼在眼镜下,道不尽的妩媚风情。而她的美腿,一旦穿上丝袜,更加经验。高挑的身材,让她在女性中鹤立鸡群。比自己的母亲和妹妹都要高出大半个头,所以在母亲的要求下,在家里她必须跪着爬行。省的抬头费事……周晓从小收到母亲和姐姐的宠爱,两人都不想让她接触那些社会的阴暗面,可惜,在江城,永远不少任何黑暗,也没有什么光明的骑士,周晓虽然没有实质的接触过那些,但是在学校中耳濡目染,早早的破了身子。周晓的变化令家里的两个女人几乎疯狂。自己一直保护的孩子,竟然和她们一样的放荡,最终,两个人的游戏变成了三个人,但是她的姐姐和母亲还是对她非常呵护。

  周晓没有母亲的爆乳,也没有姐姐的长腿,但是她的容貌却继承了母亲的优点,身材虽说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却是一个很好的比例,整个身子娇小玲珑,完全没有姐姐那种高挑健美的气质,却由内而外的透着柔弱感。让人想要拥入怀中。

  三人的淫戏,以母亲发现周扬那双不老实的手结束。两个女人把家中最受宠爱的孩子抱在浴缸里,温暖的热水将周晓的身子包裹起来,周扬的玉手探入水中,认真的按摩着妹妹的身体。而母亲则是走出浴室,在卧室里待着。只不过临走之前,还很用力的将周扬肛门里的肛栓往里面推了几下。 很显然,对于自己没有高潮表示了一下不满。对此,周扬只得苦笑,并用力的夹住自己的肛门,不让那根肛栓脱落。然后跪在浴室的地板上,给周晓按摩。

  温暖的水,微凉的手,两种感觉在周晓敏感娇小的身子上交织着。渐渐的手变的温热,而阴道中的跳蛋在这时异常的活跃,周晓舒服的在浴缸里面呻吟着。自己的姐姐温柔的按摩,但是力度完美,更是让她整个身子都放松下来。少了指压板的折磨,周晓的两条白生生的小腿上面满是红印。周扬更是重点按摩那里,力道轻柔,不让妹妹感觉太疼痛,周晓的声音疼痛中带着爽快,在温水的刺激下,漏在浴缸外面的小脸红晕渐染。疼痛感令她兴奋,阴道深处的跳蛋震动感让她爽快。她的小手慢慢的伸向自己双腿之间,那一粒小肉豆已经立起,在温水的刺激下,带给她火热感,她一只手伸进自己的阴道,在阴道中抽插刺激,另一只手两根手指按住阴蒂,在浴缸里抚弄着。

  周扬看着周晓自慰的淫态,自己的胯下也是一阵空虚。但是看看周晓的腿,还是决定继续按摩,按摩的力道轻柔,周晓自慰的快感令她自己发出淫浪的呻吟。这时母亲大开的卧室门也传来她那如泣如诉的呻吟声。周扬:“……”她也想自慰了……周扬看着浴缸里的妹妹,还是选择继续给妹妹按摩,只是有点心不在焉。

  而心不在焉的周扬,看着妹妹的自慰,听着母亲的呻吟。手里的动作依旧在周晓两条小腿上按摩着。周晓躺在浴缸里面享受着,终于在一声娇媚酥软的叹息中,身体微微抽搐了几下,到达了高潮。满面红润,媚眼如丝,身子在温水中微微泛红。高潮过后的余韵,竟是如此诱人。 周晓看着还在自己腿上按压游走的手,心中不由暖意更甚。而周扬很是认真的盯着她那双光洁的小腿,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她,娇美的面容在灯光的映照下,面上微微的红晕,眼中专注的神色,还有因为肛门中肛塞的存在,而微微蹙起的两弯柳眉。细长的眉,秀美异常,之前戴着黑框眼镜的时候,虽然显得知性感十足,但是摘下眼镜,属于她的美艳感更是令人惊艳。周晓盯着自己的姐姐,突然发现,姐姐的身影真的是高大呢。而那两条长腿,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有的时候看着两条长腿,便感觉到一种艺术感十足。而且腿上肌肤细腻,好似美玉无瑕,真的是一对玉腿。

  周扬继续给妹妹按了一会之后,便轻轻的起身,只是双膝依旧跪在地上,费力的伸出一双长手,拿起毛巾,擦擦手上的水,接着双手撑在地上,跪着爬出浴室,性感的翘臀中间,那根铁质阳具好像是长在臀上的尾巴似的,随着她的翘臀在爬行中不断摇晃。美妙的身姿走进了母亲的房间。

  周晓看着姐姐的身影,不由想到了,周扬在家里因为跪着的关系,总是比她们矮,但是在外面她却比家人都高,她一直以来都是温柔。哪怕是在外面,对待家人她总是很温柔,而在公司,她却是以手段强硬着称。很是矛盾,但是在周晓看来,这个不爱多说话的姐姐,却是她心中最高大的山峰,在她的远方,给她最坚实的信念。而妈妈则是她心中的广阔土地,让她无限奔跑。

  周丽华一双嫩手中捏着一根假阳具,假阳具的粗大,肉色的棒身在她紧致的下身不断抽插,并且嗡嗡震动着,假阳具的粗大,令周丽华的抽插很是费力,棒身上的凸起的小颗粒,让她快感横生,在她的两条腿中间,已经是一大滩淫水,看来已经高潮了不少次,房间中正对着床上摆着一个巨大的机器,那是一个大型的炮机,周扬曾经亲自体会过那种狂暴至极的抽插力度。而周丽华手中的那根阳具,就是从炮机上拆下来的。

  看见周扬的身影,周丽华轻声的问道。

  “晓晓没事吧?”

  “我刚刚给她按摩了腿,现在还在浴缸里面躺着,应该没什么事。”

  周丽华看着自己温顺的大女儿,看着她跪着的模样,忍不住说道。

  “累了就站起来吧,我就是玩笑话你还当真,跪了这么多年。”

  周扬的头埋得更低了。看着地板,声音有点沙哑的说。

  “没事,我不累的。”

  周丽华听了这句话,心中不由哀叹了一声。眼中浮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那个男人,几乎割裂了她们母女之间的关系,他一直喜欢的是周扬,但是周丽华却横刀夺爱,用尽手段把那个男人追到手,然后那个男人一直游走在她们母女两边,对着周扬说着温柔的情话,对着周丽华是粗暴直白的抽插。 然后就这样了几个月之后,竟然想要对当时才十六岁的周晓下手。这个时候的母女二人终于开始愤怒了,周丽华直接联系别人动手,在深夜时分,将男子沉入江底。那时的月亮圆的好像是离别,江水在月光中生辉,而男子,沉没在美丽的月光之下。而母亲的这个举动,令周扬真的是心死如灰。而对于自己的母亲,周扬再也没有了从前的玩闹,撒娇。只是继续着和母亲的淫戏。

  “你站起来。”周丽华虽然淫荡,但是对于两个女儿却也是宠爱至极,只是当初不知道怎么,好像真的被那个男人迷了心智一样,才会主动的勾引那个人。

  听着母亲的话,周扬轻轻的站了起来,高挑的身躯,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站在母亲面前了,或者说,很久都没有站着看家里的一切。她站着的时候,视角渐渐的高了起来。原本觉得高大的床,此刻却感觉很矮。

  周丽华知道自己当初那个错误的命令之后,周扬哪怕在夏天,也穿着长裤长裙的原因,但是此刻再看却觉得触目惊心,周扬的膝盖下面,居然全是茧子,深色的茧子,在她那两条白嫩的玉腿上面格外明显,两条长腿的形状虽然依旧美丽,但是那两处老茧,令原本无瑕的美玉上面,多了明显的裂痕。在那完美之上,一点点的伤害,都会放大无数倍。而那,就是瑕疵,而更重要的是,在她的心里,还以为自己女儿的腿一切如常,还是向以前那样的完美,却忽略了,她在家里已经跪了五年多的时间。

  周丽华怔怔的望着女儿的腿。只感觉口中发苦。 过了一会,才拍拍床,示意她坐在床上。周扬依言照办。直接坐在了床上,肛门中的肛栓被柔软的床垫挤着,胀痛感不停,令周扬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但是却也什么都没说。

  周丽华看着现在的周扬,心中百味杂陈,愤怒,痛苦,后悔……甚至想要流泪。可是看着周扬那不带多少感情的双眼,心里面凉了半截。

  以前周扬跪着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看到她的眼睛已经冷成这样。

  周扬就那么坐在自己母亲的身边,但是身体始终没有挨着她,两条玉腿交织在一起。美丽诱人。纵然腿上的老茧破坏了完美,但却不至于像是从前那样美的让周丽华都不敢用力抚摸。只是她的态度……周丽华闭上了眼睛。压低的声音在卧室里回荡。

  “以后你不要跪着了,一次也不行。”

  周扬坐在她的身边,但是周丽华却感觉坐在遥远的江边,她说的话没有得到一丝的回应。她的眼睛继续闭着。

  “以前的事是妈妈错了,你能原谅吗?”

  周扬依旧无声。只是眼中的冰冷更甚了。右手习惯的摸着自己的眉梢,来遮住那充满嘲讽的挑眉。

  许久等不到回答的母亲终于还是让周扬回去了。

  临出门的时候,周扬沙哑的声音响起。

  “如果是在几年前,你让我站起来的话,那样我可能会选择原谅。但是现在,这个话题……”周扬眼角划过的泪水。滴在地板上。

  “现在这个话题,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看着周扬高挑的背影越来越远。躺在床上的母亲,也在心里听着女儿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周丽华等了许久,却听不见脚步声。恍然惊觉。

  “这么多年,我竟一直以为她还在与我并肩而行……”

  周丽华更清楚一点,女儿离开了她,但是却没有背叛她,这种感觉才更是令她揪心。因为让她离开自己的人,正是自己。

  周丽华看着手中的假阳具,愣了好久,将它扔到地上。

  泪水一滴滴的滑落,而她和周扬,心里最痛的伤疤,同时被对方揭开。血淋淋的伤口,鲜血化作泪水。而裂痕好像化开一点,也好像更深了一点。

  两人之间唯一没有正式决裂的纽带,或许就是周晓了。

  只是周晓却不知道,她一直在大地上奔跑。永远也追不到那座山,因为,那座山已经高高的悬在海外。

  周扬坐在窗前,两条长腿在窗外随意的晃着。天边的明月,远方的江流。黑暗中的江城更有魅力了。

  “这样的江城……”周扬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脸上的惆怅变成冷漠。

  “真是让人心碎。”

    【完】

   字节:12676